炸裂成烟花的艾欧

赞美太阳,赞美月亮,赞美当家
微博@Aio艾欧

#Sladin#如梦初醒(现代au与原作情节交叉,结局甜饼)

*原作情节有改动,详见结尾
*双箭头,相爱相杀但从不说出口

迪克曾经做过一个梦,一个长长的梦,一个人出现在自己身边,头发花白,仅剩的一只眼睛像深海的颜色。
梦里迪克变成了守护城市和平的罗宾,而那人的名字叫丧钟,相识于奇怪的场合,罗宾经常遭到丧钟的刁难,甚至还发展成了师徒关系……当然,并没有保持多久。
两人无止境的争斗交战充斥着迪克的梦境,而迪克越来越搞不清楚他们俩的关系到底要算作什么。要说是宿敌未免太过了,朋友也完全谈不上,迪克心里甚至还对丧钟产生了恋人间才有的好感,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在心中膨胀。
直到一天,迪克向丧钟告白,却没想到本被泰拉修复的地面突然塌陷,岩浆吞噬了斯雷德。迪克看不清面具下的...

#承花#50+1(花京院离开后的故事,短,不甜)

*第一次写承花ORZ,可能各种ooc,还请谅解

埃及之旅后的第二个月,承太郎收到了SPW财团寄来的包裹。
「请转交给花京院的父母。」包裹上是这么注明的。
鬼使神差的,承太郎打开了它。里面的东西并不多,一套被清洗干净的学生服,一套蓝白色睡衣,一把梳子,一对耳坠,一个只装着照片的钱夹,还有一个精致的木盒。
“真是够了。”空条同学又一次从国语老师的课堂光明正大的溜出去——就像上次一样,不过这次他不会再遭到花京院典明的袭击了。
承太郎在校门外拦了一辆出租车,把包裹上备注的地址扔给司机。
“一刻钟内给我赶到。”承太郎看着窗外这么说到,但其实他并不在意多久赶到,也不在意车窗外有什么景色。
承太郎在考虑要不要和花京院...

论整理房间的重要性#kontim无差#

入夜了,太阳的光芒被遮盖,路灯的亮度有时高有时低,抬头看不到星星,反而脸颊被打的生疼,天上在下冰雹。

真倒霉。提米心想。零下的温度却只穿了两件长袖,早上还在下小雨,晚上就变成了冰雹,真是一点仁慈都没有。

提米躲在屋檐下跺脚搓手,他想等冰雹变小再出发,却看到对面街道跑出来自己的队友。

“嘿,康纳!”提米朝队友的方向挥挥手。

回应他的是一个充满阳光味道的,又温暖又贴心的拥抱——也许是半个阳光味,提米比较着超人和康纳的基因,最终也没得出正确结论。

“回家吧?”康纳问趴在自己胸口的提米。

“好,回家。”提米送开手臂,缩在康纳撑的伞下面。


房间堆满外卖盒,垃圾桶里堆着不明白色纸团。

“呃……也许我们该收拾下屋子...

#火星猎人x海王#一个礼物引发的惨案

“谢谢。”亚瑟蹲在惨不忍睹的草坪上,脱下手上的手套,裸手接过某位幼年粉丝的礼物。

那是一张画,上面画着穿戴好超级英雄制服的海王正在和反派斗争。

小女孩用两只小手捧着亚瑟的脸,亲了脸颊一口,然后就蹦蹦跳跳的回到父母身边了。

“嘿,琼恩,那个小女孩太可爱了不是吗!”

火星猎人没有向往常一样应和队友,而是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位身高只有一米多点的小女孩。

“琼恩?”亚瑟伸出手按住对方的肩,然而对方却一下子缩到地面之下去了。

真是太难堪了。地下的琼恩把自己抱成一团。自己是在吃小女孩的醋吗?但是自己的心意还未对任何人讲过。琼恩思考着,回想着他对地球人感情的理解,最终他用隐形状态回到地面,掏出手机,在某个论坛上发贴。...

据说幸运饼干会带来好运哦?#Sladin#

日常尴尬向段子,真的尴尬。


朦胧的雾气弥漫在云层下,霓虹灯与路灯的反光照亮湿润的路面。伞面上并不清脆的滴水声频率越来越快,不时的刮上一阵寒风。

在庄园里窝着吃晚饭的迪克感受到了秋雨的威力。

“好冷啊。”少年裹紧了身上的毛毯。手里的“阿福不在家所以只能买外卖吃”牌中餐外卖盒里只剩下幸运饼干。


“幸运饼干是有魔力的。”迪克想起了某个队友说过的话——也许就是他自己说的。

“啪嗒——”第一个幸运饼干被打开了。

上面写着:[你所熟悉的人将登门拜访]。

迪克当然不信这种东西,但他还是转头盯着门口。两分钟过去了,什么动静都没有,迪克扔下手里的饼干屑,重新用毛毯裹住自己。

“真是太可笑了,我居然相信了一枚饼干...

命中注定梗#Sladin#

今天是迪克的四十岁生日。

“你知道吗?有时候我会非常羡慕你。”沃利挽着妻子的手对迪克说。

“我有什么可羡慕的。”格雷森先生咧开嘴角笑了。

前来参加派对的多半已经两鬓斑白,少数几位孩童是被爸妈带过来的。此时脸上没有一点皱纹的迪克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四十岁。但迪克并不是没有恋爱过,前前后后换了十多任却从来没有进展。能保护城市阻止罪犯的超级英雄也不是全能的,迪克看着比自己年老许多的弟弟们,不禁回忆起自己以前的生活。


从刚出生就和斯雷德在一起玩,从这个街角打闹到下个街区。

九岁,父母被谋杀,迪克从此变成伸张正义的义务警卫员。

十五岁,再次遇到童年的玩伴,这次斯雷德站在他的对立面,从这个街角打到下个街区。

十八岁...

[完结]月圆之夜(吸血鬼狼人au)#sladin#

1


在你眼前这位衣着光鲜的颓废少年叫迪克,你可能会说衣着光鲜怎么能叫颓废,我会告诉你他脸色苍白头发干枯,这个理由够充足吗?

这附近似乎是一家夜店,天太黑实在是看不清,致歉。

迪克推开门进去,夜晚的宁静立马被打破,音质糟糕的音响发出刺耳的声音,却没有打搅到舞池里人们的兴致。

没有人理会这个小个子,就像是看不到他一样,迪克挤过人群来到桌子旁的小沙发坐了大概半分钟,穿着奇装异服的服务员就出现了——没人知道他们是从哪里窜出来的,他们看起来就像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迪克被邀请到了内间,虽然一眼下去只能看到笔直的通道和数不清的门,但仍能看出这里的装修更加精致,服务生带着迪克进入了期中的一间,...

月圆之夜4(吸血鬼狼人au)#Sladin#

现在是静悄悄的早晨,太阳慢慢从地平线爬到天空,冷风驱散云雾,并不刺眼的柔和光线洒在地面上,植物出现生机,街道开始人来人往。

韦恩庄园里只有杰森起床了,而杰森现在很困惑。

房间里的花草的确是自己亲手种上的,但现在的杰森却不记得了。自己确实是喝过血袋的,但现在闻到却没有熟悉的感觉。

也许我就像斯雷德说的那样,不再是杰森托德——杰森绕着庄园跑圈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斯雷德说的话。谁知道灵魂对一个奇异生物的影响有多大呢?

“唉——”杰森一个人溜到厨房找吃的,当然,家里不只有血浆,还有甜食和阿福提前准备的早饭。

“叮。”微波炉可能是这世界上最方便的电子产品了。杰森狼吞虎咽的吃完早饭后满足的晃悠着...

开学第一天你就要迟到?3(高中au)#Sladin#

07


今天是斯雷德老师和迪克同学相识两年的纪念日,就和你们所熟知的一样,两年间获得无数次校报头版头条,如果忽略掉其中一位誓死不屈从来不接受采访,那还真是校内一大奇迹。

同时两个人还是校内最长久热恋记录的保持者,也是校内年龄差最大情侣记录的保持者。(当然迪克有些不服气,他亲眼看到过校长和低年级的学生亲来亲去)(斯雷德也很不服气,最大身高差这个奖项跑到哪里去了)

这一对最近发生了分歧,主要原因是斯雷德没有和迪克商量就辞职了,还跑到别的学校兼职。次要原因是斯雷德整个月都跑来迪克房里睡觉——斯雷德坚持认为这不是原因之一。

“闭嘴!”暴躁的三年级生迪克路过吵闹的一年级生班级,想想最近发生的事情,不由自主...

月圆之夜3(吸血鬼狼人au)#Sladin#

“当然,味道就没有活人好吃了。”斯雷德说。

“原来这就是你不吃的原因……”杰森嚼着劲道十足的(或者说是根本没煮透的)肉块说。

“实际上,那一份是点给我的。”

房间里当即安静的只剩咀嚼声。好在尴尬的局面没有持续太久,斯雷德带着杰森去了韦恩庄园,显然白天是没有人起床理他们俩的。

俩狼人就坐在客厅沙发上等了一下午,偶尔动动脑袋上两只耳朵。

“早上好,两位。”管家端来了红茶。

“阿福?什么闻着那么香,你买了我爱喝的血袋吗?”迪克第二个出现在客厅。

“不。”斯雷德抖抖头上异色的狼耳朵,对迪克说:“是狼人血。”

迪克跟看到了多年的仇人一样露出獠牙——按种族来讲也确实是仇人。

“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可不是来打架的,你还记得...

月圆之夜2(吸血鬼狼人au)#Sladin#

“少爷们,该去上课了。”管家拿着车钥匙提醒几位男孩。

“这就来。”迪克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和领结,并用发带扎住有些长的头发。

黑色的加长车型停在一所学校前,在哥谭市黑色的夜空下,这所学校显得格外惹人注目。

这里不仅有吸血鬼,还有树精,矮人,精灵,亡灵一类的生物——当然不会少了吸血鬼的宿敌狼人。不过这里是和平区,任何挑衅的行为是不允许的。

迪克正在走神,天花板上细小的霉菌以常人无法察觉的速度蔓延着。这里没有时钟,因为以前发生过因钟声太响,几位听力超常的学生一怒之下砸了教室这种事。

终于,在迪克感到饿了的时候,这周的课程结束了。格雷森伸个懒腰,抱着笔记回到了学院门口,坐在车上吸橙味血浆,提米...

月圆之夜(吸血鬼狼人au)#Sladin#

在你眼前这位衣着光鲜的颓废少年叫迪克,你可能会说衣着光鲜怎么能叫颓废,我会告诉你他脸色苍白头发干枯,这个理由够充足吗?

这附近似乎是一家夜店,天太黑实在是看不清,致歉。

迪克推开门进去,夜晚的宁静立马被打破,音质糟糕的音响发出刺耳的声音,却没有打搅到舞池里人们的兴致。

没有人理会这个小个子,就像是看不到他一样,迪克挤过人群来到桌子旁的小沙发坐了大概半分钟,穿着奇装异服的服务员就出现了——没人知道他们是从哪里窜出来的,他们看起来就像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迪克被邀请到了内间,虽然一眼下去只能看到笔直的通道和数不清的门,但仍能看出这里的装修更加精致,服务生带着迪克进入了期中的一间,接着就关上...

断梗飘蓬 全文(大逃杀au)#Sladin##jaytim#

主sladin,副jaytim

不会写桶所以……这个桶看起来可能不够桶

【斯雷德迪克组】


“呼……呼呼。”捂住小腿上被野兽咬出的伤口,迪克长出了一口气——这只狼可能是附近十公里唯一的食物,拿到就等于能多活几天。

这个操蛋的地方!迪克把背心撕成布条用来止血,咬着牙缠在伤口上打结。

小屋外有人走动的声音,迪克拍拍脸颊让自己清醒一点,接着握住蝴蝶刀,慢慢往阴影处挪动。

寂静的只能听到门板嘎吱的声音——那个人进来了。迪克瞄了一眼,是个白发的大叔,看起来有四十岁,手里握着猎枪,背后好像是狙击枪。

没有胜算。迪克不甘的捏紧拳头,眼看那人就要走近,他喊:

“别开枪!我受伤了手上没有武器!...

断梗飘蓬4(大逃杀au)#Sladin#

有点猎奇血腥,接受不了不要点


【决战】


楼顶的二位有些沉默,不仅是因为第一发子弹只命中到提米的肺。斯雷德把武器全拿走了,包括迪克那把蝴蝶刀。

“我之前骗了你。”斯雷德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子弹,对迪克说:“这是最后一颗,如果在你的范围内,就开枪吧。”

什么范围内?要对谁开枪?你是要下去和他打吗?还没等迪克问出口,斯雷德已经从竖梯下去了。

迪克叹口气,开始摆弄完全不擅长的枪械,而另一边的杰森和斯雷德已经碰面了。

“那是你的武器吗?”斯雷德晃晃手里的蝴蝶刀。

杰森没有搭话,用玻璃片砍向斯雷德——用砍这个字眼不太好,因为只有尖锐的一头插进了斯雷德左臂上。斯雷德也一声不吭, ...

开学第一天你就要迟到?2#Sladin#高中au#Sladick#

05

“喂?”斯雷德老师居然接了!

“老,老师好……”

“我现在没课,你有事吗?”电话那头传来键盘啪嗒啪嗒的声音,我都能想象到斯雷德老师认真的神情了。

“恩,那什么……你的衣服我会洗干净送过去的。”

“好,我知道了,还有事吗?”

“老师周六晚上有空吗?来我家吃顿晚餐怎么样?”

电话那头没有回复,我似乎是听到了斯雷德老师捂住嘴偷笑的声音。我说错了什么吗?

“我会去的,明天见。”

“明天见!”

斯雷德老师挂断电话,我无所事事的在床上翻滚着。

去他妈的发烧和开学。

05

周六,斯雷德老师如约而至,阿福请厨师做了满满的一桌子菜。

晚饭后,我邀请斯雷德老师去放映室看电影。...

断梗飘蓬3(大逃杀au)#Sladin##jaytim#

*主要角色死亡,2也是jaytim,可戳最下方题目tag看

【斯雷德迪克组】

“醒醒。”斯雷德摇摇迪克的肩说:“还有两个小时去D1,我们现在在E2。”

“……好。”

最终的决战吗。迪克看了一眼腿上仍然没愈合的伤口,叹口气爬到斯雷德背上。

自己只能拖累斯雷德吧,第一个死的一定是自己。迪克专注于聆听斯雷德沉稳的呼吸声,以及谋划着决战的策略。

“只有一个人能离开这座岛。”刚刚醒来的时候广播就明确的说过了。想到这里,迪克不禁多看了队友几眼——黑色的皮质眼罩,乱七八糟的白色胡茬,岁月在斯雷德脸上留下的痕迹——迪克害怕了,迪克在害怕斯雷德因为背着自己而被另外两人杀掉。

“右边有一个可以狙击别...

“我爱你,斯雷德。”#Sladin#

注意!非常丧病!主角死亡会复活设定!

“告诉我,你爱不爱我?”斯雷德掐着那位被绑在椅子上的少年的脖子。

“……”少年沉默不语,眼神中充满着倔强。

“很好。”斯雷德松开手,从身后的桌子上拿起铁锤。

先是胫骨和腓骨,少年发出了痛苦的闷哼。然后是股骨,少年的腿弯曲成了怪异的形状,骨头穿过皮肉暴露在外。

“疼吗?”斯雷德问。

“放过我吧……”少年抽泣着说。

“不,迪克。我需要你说出‘我爱你’。”斯雷德放下铁锤,换了把剪刀。

迪克的衣服被剪开,露出清晰的肌肉线条,斯雷德没有停手,找了把更大的剪子,捅到迪克两块腹肌之间。

“啊啊啊啊啊——”迪克发出了痛苦的尖叫,斯雷德仍然没有停手,把椅背...

断梗飘蓬2(大逃杀au)#jaytim#

【杰森提米组】

“你确定这是正确的道路?”杰森站在小山坡上眺望远处。

“是的,GPS总之不会骗人的。”提米对比着纸质地图和GPS,用铅笔圈圈点点。

“晚上好,各位幸存者。将在一个小时后被炸毁的区域是:A3到D5。目前剩余人数为:8人。”广播传出游戏提示。

“我们应当行动了,留在这里只有被炸死的命运。”提米收拾着装备说。

“往哪里走?”

“北面,从我们现在所处的A3到G5都会被炸毁,已经不能去了。”

沉默的旅途,杰森是在C4遇到的提米,提米用石头砸死了一位不友好的玩家,这不重要——在这个荒芜的小岛上,合作和屠杀才是生存守则。

杰森没有问“到了终点以后怎么办”这种话,谁都不知道路上...

断梗飘蓬1(大逃杀au)#Sladin#

【斯雷德迪克组】
“呼……呼呼。”捂住小腿上被野兽咬出的伤口,迪克长出了一口气——这只狼可能是附近十公里唯一的食物,拿到就等于能多活几天。

这个操蛋的地方!迪克把背心撕成布条用来止血,咬着牙缠在伤口上打结。

小屋外有人走动的声音,迪克拍拍脸颊让自己清醒一点,接着握住蝴蝶刀,慢慢往阴影处挪动。

寂静的只能听到门板嘎吱的声音——那个人进来了。迪克瞄了一眼,是个白发的大叔,看起来有四十岁,手里握着猎枪,背后好像是狙击枪。

没有胜算。迪克不甘的捏紧拳头,眼看那人就要走近,他喊:

“别开枪!我受伤了手上没有武器!”

那人立马瞄准了迪克,掏出手电筒照明。

“看起来伤的很严重,我身上有医疗包,...

开学第一天你就要迟到?#sladin#高中AU#sladick#

拒绝赌博从我做起

01 

开学第一天。

谁开学第一天和我一样左手拎着早饭右手拎着书包,连头发都没梳就跑去车站等车,结果天上下雨,伞忘在家里。

“真他妈操蛋!”我把浸水的早餐扔到垃圾桶里,用所剩不多纸巾擦干头发和脸,水滴的到处都是,身边没人敢坐我旁边。

“下一站是:哥谭第二高中。”

然后我就发现很严重的一件事,我不知道教室在哪里,于是我问在签到的那个人:

“请问304教室怎么走?”

他瞄了我一眼,说:“我正好去那里上课,一起走吧。”

……我的脸好黑,居然撞上任课老师。

02

“斯雷德”——数学老师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这节课我们来学……”

好无聊。我用双...

照片才是罪魁祸首#sladin##sladick#

有肉,不欺负lofter这个傻逼了……

是个羞耻play

http://ww3.sinaimg.cn/bmiddle/b3022451jw1evlvo3qvj0j20c85blqly.jpg

今晚发高中AU约一千字owo

踽踽独行#sladin##风之旅人#

01


沙漠,更准确的说是荒漠,空无一人的荒漠,太阳散发着光芒,寂静的只剩风的呼啸声,终于,一个穿着红色袍子的人出现了。

他先是看向远处山顶的光束,接着从黄沙中起身,一步一步朝着远处的墓碑走去。

说是墓碑,其实上面什么字都没有,大片的墓碑矗立在这片荒漠中,零零散散的没有丝毫规律。

但行走的路线并不是没有规律的,看起来亮光吸引着那个穿着红色袍子的人,光束能带来什么呢?

那个人与一个又一个的墓碑擦肩而过,到了一处红砖累积成的废墟上,无数亮光汇集到红袍上,朱红色的布条出现在那人身后,亮光散去后,红袍子变成了白袍子,身后的布条也变成了白金相间的颜色,在这黄色的沙漠中格外显眼。


02...

高中au+弄假成真的约会#Sladin##Sladick#

3 高中au


毕业季,压力像果冻一样压在所有高三生身上,这些人当中,只有不到一半能考上心仪的学院。

但毕业仪式却是彻底的狂欢,喝酒到断片,被班主任背回寝室,吐的厕所里到处都是。

“说真的……”迪克痛苦的在地板上扭动着说:“老师你没必要这么尽责的……呕——”

斯雷德捂着口鼻递上纸巾和漱口杯,决定不提自己递给迪克一瓶威士忌的事情。


4 弄假成真的约会


今天是迪克第一次相亲,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赌一千块相亲会失败,迪克当然不相信自己的帅脸和好身材钓不到妹子,于是坐在餐厅里玩着手里的蝙蝠侠小人。

到点出现的却不是妹子,是一位看起来有四十岁左右的白发大叔。

“我打了赌,一千块。”

“我的确需要一位男性...

一起养孩子+餐厅au#Sladin##Sladick#

1 一起养孩子

迪克一直以为他的孩子会被自己的女朋友挺了十个月的肚子带到人间,从没想过是这种方式——代孕。

代孕妈妈长着黑发和蓝眼睛,这不是重点,爸爸们都有蓝眼睛。

“斯雷德,起床,起床!今天该你喂奶了!”迪克半夜一边穿夜翼制服,一边踢着刚睡着的斯雷德。

“我一把年纪了,饶了我吧。”斯雷德翻了个身,用被子捂住耳朵。

原本哭闹的小威尔逊发出咯咯咯的笑声,看爸爸们的笑话可不是好习惯啊?威尔逊。

2 餐厅au

“您好,这里是蓝蝙蝠快餐厅,给您最舒心的服务。”

“一份芝士汉堡,送餐员我要那个屁股很翘的小哥。”

“不好意思先生,格雷森是厨——”

“我会加钱的。”

十分钟后,穿着围裙...

#Sladin#Once Upon A Time全文+隐藏结局

设定:每天都是不同的童话故事情节。每当零点世界就会重置。


第一天是啃了毒苹果的漂亮正太与骑着白马的王叔(?)《白雪公主》


第二天是急急忙忙赶时间的兔女郎斯雷德与不明所以穿着小裙子去仙境的迪克。《爱丽丝梦游仙境》


第三天是卖火柴的小男孩和追着他买火柴的迷之富商。《卖火柴的小女孩》


第四天是在床垫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思念迪克)的公主斯雷德和“卧槽能不能不娶了!”的王子迪克。《豌豆公主》


第五天是灰姑娘迪克和死活不让迪克去舞会的仙子斯雷德。《灰姑娘》


第六天是长长银发惹人瞩目的斯雷德和冒失的迪克。《长发公主》


第七天是身上只有一件衣服的斯雷德和冻僵的迪克。《星...

#Sladin#Once Upon A Time(DAY 06/NIGHT 07)

DAY 06 斯雷德视角


我发现了一件事,沉浸在童话世界越久,迪克的“自我”就会越少,而清醒的越久——角色就越偏离你原本的形象。

我不想承认头上这起码有一公里长的头发是自己的。

也不想承认那边那个氪星人是我妈。


氪星人诡异的小卷毛左晃一下,右晃一下。


“莴苣!我给你做了你爱吃的玉米烙!快来解决掉!”

“哦。”

我也不想看到那坨黑色的——我该叫它什么?——大概是焦炭吧。


我原本是期望能够和迪克一起在这里长居,但看来是不可能了。 现在的目标是把迪克带出这个世界。


“莴苣公主!莴苣公主!”氪星人走了没多久,熟悉的声音在楼下大喊大叫着——如果是别人,我就...

听说今年情人节你要自己在家呆着#Sladick##Sladin#

又是一年情人节。

夜翼刚刚制止完一位准备抢劫情侣的罪犯,罪犯口里喊着什么“代表FFF团烧死你们!情侣死吧!”

夜翼觉得这简直荒唐,罪犯身上连个打火机都没有。


于是现在迪克正在小巷里换装。

小巷尽头是一家礼品店。


“欢迎光临。”服务员态度很好,可能是布鲁德海文最容易被抢的商店吧。

“我想给朋友买个情人节礼物。”迪克说。

“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啊?”服务员领着迪克到了情人节专柜,哪里都摆放着毛绒玩具啦,爱心手工巧克力之类的东西。

“……男朋友。”迪克咬牙切齿的说。

“看不出来呀小伙子,推荐你买这个。”服务员指着柜台最左边的安全套。


这可能是迪克最羞耻的情人节,让我们细数...

#Sladin#Once Upon A Time(有肉,第四晚补完)

设定:每天都是不同的童话故事情节。每当零点世界就会重置。

第四天是在床垫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思念迪克)的公主斯雷德和王子迪克。《豌豆公主》

有肉,点击连接可看

http://ww4.sinaimg.cn/bmiddle/b3022451jw1ev7cpf76e0j20c8129451.jpg

BGM是这个: 分享Bang Gang的单曲《Sleep》:http://music.163.com/song/3951141/ (来自@网易云音乐)
 写肉小黄曲什么的/////

1 / 2

© 炸裂成烟花的艾欧 | Powered by LOFTER